人民币贬值压力缓解 做空USD/CNH期货正当时

随着中美两国领导人在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同意重启经贸磋商,受市场情绪的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7月初出现一定幅度的反弹。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7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513,较前一交易日上调203个基点。

此前在2019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一波三折,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先涨后跌,从去年年末的6.8632小幅贬值到6月28日的6.8747,累计小幅贬值了115个基点,贬值幅度0.17%。

对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而言,从历史上看,存在两种贬值的情况:一是政府主导的主动性贬值,另外一种是被动贬值。2014年3月—5月,央行主动引导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为抑制国际热钱在国内市场“兴风作浪”。2019年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也有一定的主动贬值的因素,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通过加征关税的方式来搞贸易摩擦,以平衡它不断扩大的贸易赤字和提振本国相关产业。

不过,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在大多数时候是被动的,例如2012年4月—5月、2014年11月—2015年2月。被动贬值的主要特征:一是美联储货币紧缩,美元走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国内通缩压力增大;二是中国经济对硬着陆的担忧上升,风险资产如房地产、股票价格面临下跌压力。为了稳定经济增长,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央行通过降准降息来主动注入流动性。

回到当前的情况,人民币兑美元被动贬值的压力在下降。首先,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2018年央行通过四次降准和增量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等措施提供中长期流动性6万亿元。2019年一季度,央行官员在回顾2018年货币政策时表示,为民营企业解困,是激发更大市场活力、更多就业的重要措施,央行在保持总量适度的同时,运用和创新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激励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从经济指标来看,统计数据显示,6月中国制造业PMI为49.4%,低于50的荣枯分水岭,市场订单增长动力偏弱,外贸发展环境趋紧。新订单指数为49.6%,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其中,反映外需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3%,低于上月0.2个百分点。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放松呢?从经济增长基本面来看,经济下行压力来源于外贸带来的不确定性,内部宏观杠杆率经过2018年去杠杆已经有所稳定,而房地产经过2016年至2017年居民加杠杆使得行业完成了去库存,整体上金融行业系统性风险有所下降。外部环境带来的下行压力很难通过货币政策这个总量指标来对冲,货币政策大概率继续采用结构性宽松。

从货币政策目标来看,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M2及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增长相匹配,2019年中国GDP名义增速为7.8,因此货币供应M2增速大致在8%—9%,可见总量宽松幅度有限。从历史上来看,2013年至今,融资需求主导利率走势。截至2019年一季度,社融总额同比大幅攀升了39%,创下2017年四季度以来最高增速。央行一季度货币执行报告也指出,结构性去杠杆是把握好处置存量债务和控制新增债务间的平衡,坚持总体稳杠杆和结构性去杠杆的协调有序推进。

从外部环境来看,美国经济在二季度增速明显放缓,通过制造业PMI、消费者信心指数等先行指标可以验证出来。而美联储在6月议息会议中也对降息持开放态度,芝商所FedWatch工具——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年内降息概率很大,只不过是降息几次的问题。统计发现,中美利差和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是高度负相关关系,中美利差较大,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空间极小,人民币兑美元会相应贬值;中美利差缩小,人民币兑美元会企稳升值。截至7月1日,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缩减至1.1954个百分点。

人民币贬值压力缓解 做空USD/CNH期货正当时-50ETF之家致力于50ETF开户场内期权券商通道

图为USD/CNY即期汇率和中美利差走势对比

因此,不管是从短期G20峰会传来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消息,还是从中期中美利差缩减、国内货币政策全面大规模放松可能性不大等因素考虑,人民币兑美元贬值趋势不会持续。交易策略上,做空美元/离岸人民币(USD/CNH)期货是比较适合的。芝商所美元/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以现金结算,按银行同业(欧洲)条款报价,可为市场参与者提供灵活、安全的工具,帮助他们管理人民币风险敞口、降低人民币融资成本。

来源:50ETF http://www.500etf.cn 作者:程小勇





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