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重启降息 美股调整风险大于见顶风险

7月,美股上涨势头趋缓,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高位振荡。此前在6月,由于美联储重启降息和结束缩表等宽松措施,美股三大指数出现强势反弹。

展望后市,美股波动率可能由极度收敛变为扩大,利多因素来自美联储重启宽松和美国居民消费支出短期坚挺给美国经济带来韧性,但是利空更多来源于美股上市公司企业利润因税改作用消退、高杠杆率和商业投资下降等因素。整体上,基于安全边际,2009年至今美股尚未出现大级别的调整,不论是从估值还是企业利润而言,都意味着美股大调整只会延迟不会缺席。

从美股历史走势来看,离不开两个因素的影响——流动性和企业盈利。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美国经济存在潜在增长放缓风险,二季度的GDP初值也证实了这一担忧并不多余。接下来美联储可能还是会如期降息,目前联邦基准基金利率在2.25%—2.5%之间,市场预计美联储在月底FOMC会议上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100%。

目前,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主要源于内部投资的走弱和外部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带来的信心减弱。数据显示,美国7月制造业PMI初值为50,低于前值50.6,低于市场预期51.0。产出下降、就业下降和采购库存减少导致制造业PMI下降。产量仅略有下降,但降幅是2009年8月以来最大的。此外,就业水平的轻微下降结束了整个制造业持续创造就业机会的6年周期,这主要是因为汽车行业低迷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剧使得制造业7月失去动力。

从已经公布的二季度GDP增长数据来看,美国GDP增速尽管好于预期,但是放缓势头已经开始了。由于关税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打压美国经济,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初值环比增长2.1%,创下2017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增幅,但高于预期的1.8%,前值3.1%。

消费者和政府支出在二季度成为GDP增长的两大推手,但商业投资的回落则拖累了GDP的增长。个人消费支出年化环比增长4.3%,创下2017年四季度以来的最佳表现,预期4%,前值0.9%,其中耐用品支出环比增长跳升至12.9%,非耐用品支出环比增长回升至6%,服务支出增长偏低,仅仅增长2.5%。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美国居民消费支出乐观的理由:由于信心水平较高以及工资收入稳定,汽油价格下跌以及资产价格上涨创造了完美的支出环境,家庭消费将会大幅提升;降息预期也从一定程度上提前对消费形成提振,消费者支出增长应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保持相对稳定,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得越来越宽松,资产价格的上涨增加财产性收入,因此也会鼓励消费。

不过,三季度美国居民消费支出不大可能维持高增长:一是消费一般滞后于投资。美国商业投资在二季度大幅放缓,同时制造业和住房市场依然疲软。数据显示,美国私人投资总额同比下降至4.12%,前值5.11%,其中固定投资中的住宅投资同比降幅收窄至-2.84%,前值-3.38%,建筑投资同比为-4.61%,低于前值0.69%。

二是从美国居民可支配收入来看,并不支持消费继续高速增长。数据显示,美国6月非农部门平均时薪为27.9美元,同比增长3.1%,与上月持平,环比增长0.2%,较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且美国先行指标每周工时继续下降,意味着7月美国非农部门薪资增长还将进一步放缓。美国5月居民个人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回落至3.25%,上月为3.3%,去年同期高达3.9%,而环比增速仅仅只有0.6%。

三是美国地产行业继续低迷,美国6月成屋销售出现小幅下滑。7月23日,全美地产经纪商协会(NAR)数据显示,今年6月美国成屋销售年化总数为527万户,逊于预期的532万户和5月前值534万户,6月成屋销售总数环比下降1.7%。

从企业利润来看,在过去的1—2年,企业利润减少了近一个百分点的GDP,但仍保持强劲势头,远高于其相对于GDP的长期平均水平。

目前美国经济问题不在于地产,在于企业高杠杆率、贸易滑坡和政府庞大的债务。因此,从策略来看,基于美国商业投资疲软、制造业增长乏力,投资者可考虑做空芝商所(CME Group)微型E迷你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期货合约(交易代码:MYM)。不过,美股目前面临大幅回撤风险,很难判断是历史性见顶。

历史经验显示,美股见顶均发生在美国经济周期尾端、高利率环境中,可以确定的是目前美国处于经济周期尾部,但美联储重启宽松导致很难提早判断美国是否见顶。芝商所提供的数据显示,自5月6日推出以来,旗下微型E迷你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期货合约的交投量超过了250万手,充足的流动性便于投资者管理风险敞口。

来源:50ETF http://www.500etf.cn 作者:程小勇

★横华国际(南华期货香港子公司)手机网开外盘期货期权、港股美股、新加坡账户、伦敦金银、外汇业务STP模式50倍杠杆咨询13917820887(微信)





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